王凡台湾交换生心得
发布时间: 2013-12-14 浏览次数: 21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凡 12级IAEP精英班 

 

     曾经,台湾只是一个符号,美丽却遥远到难以触碰,却不曾想到,有一天我也会踏上她的土地,细细感受着台湾的文化,饮食,教育,生活,湖光山色……

     在台湾,感受最深的就是它良好的社会秩序与公共素养。街道上几乎没有垃圾箱,却很少有人会乱丢垃圾;搭乘扶梯时,所有人都会自觉站在右侧,把左侧的通道让给赶时间的行人走路;无论是捷运(地铁)还是公车,都不会有人吃东西,乘客另可站着,也会把博爱座都空出来给需要的乘客;商场的厕所、电梯,商店的结账区,捷运的上下车处,都会看到秩序井然排队的人们……每个人都在自觉地遵守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,把这些当成了生活的习惯。我总是会思考,为什么在大陆就无法拥有这样良好的社会秩序呢?真的是大陆人的素质比较差吗?在这几个月的日子里,通过与很多台湾人的聊天,我得知,二三十年前的台湾也并不是这样的,那时候台湾的经济发展已经相对成熟,政府开始把注意力放到精神建设上去,通过行政罚款,媒体宣传等一系列措施半强制性地使人民开始不乱丢垃圾,依次排队,不在车上饮食等。经过了这些年的维持,不再靠政府的介入,这些公共道德也已经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,可以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。在南审的时候,总是需要搭乘D7公交车出门,只要有车来,大家都一拥而上,靠自己的身手挤上车,为什么就不能按顺序地排好队,依次上车呢?这样既有个先来后到合乎公平,也不会因为拥挤发生安全事故。其实有我这样想法,想要好好排队的人并不少,但因为并没有一个人或是政府来带头呼吁大家这样做,也只能一边抱怨一边和其他人一起抢座位了。大陆发展到今天,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二,物质文明在东部地区已经相对发展成熟,我想是时候抓一下精神文明的建设了。

      台湾最出名的还有它浓浓的人情味。在上海机场偶遇的台湾阿姨,一路上就对我颇多照顾,还没踏上台湾的土地,就已经感受到了台湾人的友善和乐于助人。我们宿舍离公车站有有一段不算近的山路,不过却经常有顺风车可以搭,经常走着走着,就有车停下来问我们是不是世新的学生,可以顺路搭我们上去,一开始还抱着警觉的心拒绝别人的好意,渐渐地也开始享受这好心的便利。公车师傅会在我们上下车刷卡时说声谢谢,也会在人多的时候让大家小心,会和老年人聊聊生活家常,也会在人少的时候和我们聊天,人与人之间就好像邻里一样,相处得温馨和睦,这是在大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。下雨时会有公车停下来免费搭我们一段,打车时会有司机因为我们是学生少收我们的钱,在花莲和垦丁的包车师傅会免费延长包车时间请我们去夜市吃东西……跟台湾人说话,听到最多的是“谢谢”,去饭店吃饭付帐后老板对你说“谢谢”,吃完临走时老板对你说“谢谢”;去7-11,family-mart,hi-life买东西店员对你说“谢谢”;去校办公室借东西工作人员对你说“谢谢”;去图书馆借书工作人员对你说“谢谢”;去坐公交车下车时司机对你说“谢谢”……不管干什么,只要与人讲话总会少不了“谢谢”,“谢”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我耳濡口染,学会了把“谢谢”挂在嘴边,心情因此好了很多。“谢谢”两字虽小,但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,让我觉得生活中充满了感恩,给生活添加了几分温情。不能小看这“谢谢”俩字,感觉说出来很简单,但让社会中人人都说出来就不简单。 在台湾呆久了,你会觉得你与人相处,尤其是与陌生人相处变得单纯与真诚,不再畏惧陌生人,感觉人人皆可爱,人人皆可成为朋友。

      从表面上来看,台湾很多地方的硬件设施不如大陆的华丽优雅;但从实用上来看,台湾的设施在人性化、舒适性和方便性上远远强于大陆。就拿两岸地铁来比,台北捷运的每一站,只要有楼梯就必有电动扶梯,就必有无障碍电梯;南京呢,每一站不一定都有电动扶梯,有电动扶梯还不一定开放好用,很多地方的楼梯又高又远的,这次回来,拎着30多公斤的箱子上上下下,累得半死,弄得跟春运一般狼狈,一肚子怨气。还有些细节,我们想不到的,台湾就已经做到了。他们的捷运和一些火车的车厢是和地面等高的,这会让拖着行李和坐着轮椅的人很方便。小小的厕所也体现出了台湾的人性化设计,台湾的厕所除了男厕与女厕之外,必定会有一个残疾人专用的无障碍厕所。在台湾,经常可以看到独自开着电动轮椅畅通无阻的残疾人。台湾还有很多细节都做得非常细致,细致得让我们大陆可能都没有考虑到就已经成了现实。

    在学习方面,台湾的学生大都比较“懒”,十点的课,若是准点到,教室里几乎是没有几个人的,连老师也没有来。过了十几分钟,学生才会陆陆续续地带着早餐进教室,甚至还是带着宠物狗上课的。上课的时候,大多数的学生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吃饭,还会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,老师也是熟视无睹。考试前也没什么人看书,对于习惯了刻苦读书的陆生来说,真的是天堂一样,随随便便复习一下就可以考得很好。但是到了做报告,做演讲的时候,就看出台湾学生的能力了,他们从不怯场,不会像我们一样照着稿子读。他们作报告的时候,谈笑风生,气氛都会十分活跃,准备的内容也大都生动有趣,形式也会多种多样,甚至会融入一段表演。台湾的课堂气氛也会比大陆活跃很多,老师和学生会像朋友一样相处,有什么想法可以坐着就直接说出来,老师也会经常和学生聊天开玩笑。老师也会更多考虑学生的意见,连考试的题型,分值,形式都会在课堂上和学生讨论决定。像我们有一门课叫成本会计,老师会请他的得意门生,认识的公司老总等等来给我们做各种讲座,提高我们除了学习以外的综合素质。老师也用周末的时间,带我们去爬山、野炊。这门课的期末考试作业甚至是让我们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,拍摄一段有关成本会计的影片,有的组拍成了搞笑片,有的组拍成了谍战片,有的组拍成了MV,我们组拍的爱情片还拿到了第二名,真的很开心。这在大陆的课程里几乎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。世新大学有一个不算大的图书馆,里面藏书很多,但是不多的桌椅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学生,相比于南审早晨七点排长队抢图书馆位子的情况,真是天壤之别。学习之外,台湾学校里的学生活动却是蓬勃发展的。每天晚上,学生活动中心都是热闹的,国标社,街舞社,桌游社,国乐社等等等等,很多很多社团都在里面活动着,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参与进去,天天掌声不断,喝彩阵阵。他们活动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因为兴趣因为热爱,让我们觉得他们都是用心在做在学,天天玩得都很嗨。

      最后,还是必须要说说我们最关心的两岸关系问题。来台湾之前,我因为做国际社团,也认识几个很要好的台湾朋友,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,便会发现两岸之间的很多误解。比如有个男生来大陆之前,他的朋友会告诫他,说大陆的警察会对台湾人格外的差,来了之后才发现这根本是无稽之谈。诸如此类的误会还有很多很多。我来了台湾之后发现,这样的情况比想象中的更严重。两岸几十年的隔阂,加上台湾政府刻意的反中反共教育,让两岸的交流几乎为零,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好转。大多数台湾人,除了少部分的老人,尤其是年轻一代,早已经根深蒂固地把台湾当成了一个国家,新闻媒体也大多是绿营的,繁华的市区经常会出现“台湾独立建国”的标语和旗帜。我在台湾的期间,正值反服贸的学生运动,深切感受到台湾年轻人对大陆的敌对情绪,真的让人很忧心。台湾人对大陆很矛盾,一方面,台湾的经济如今已经很大一部分仰仗着大陆,光是旅游业就占了经济总量的10%,另一方便,他们又很害怕他们这样自给自足、安居乐业的现状发生改变,害怕被大陆所同化所改变。要消除两岸的隔阂,最重要的还是加强沟通和理解。我选修了一门课叫【两岸关系概论】,这门课的老师在大陆待过很长时间,也一直在研究大陆,他会在课堂上讲很多大陆过去的现在的真实的情况,纠正了很多被误解的历史,展示给台湾学生一个真实的大陆。更多的路客来台观光,更多的大陆学生到台湾上学、交换,更多的经济政治文化交流,也给两岸的沟通与理解架起了一座桥梁。

      引用白岩松的一段话作为结束:“两岸,不可能走上急功近利的政治或者军事上的统一,而要走上柔滑的人性与心灵统一之路,它虽艰难,却持久而稳固。近几年,大陆对台善意交往,以台湾及百姓所需为本,就是功德无量之事。大陆的“大”字,也正在此体现。在台湾,希望立即独立的,是少数,希望立即统一的,也是少数;大多数,在观望,在心灵与情感上感受,在具体生活需求与未来上思量。这注定有一个过程,我绝不悲观。不说的理想才像理想,比“三通”更重要的是心通。台湾,小地方,却是考验海峡两岸中国人智慧的大舞台。”